主页 > 业界论文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看波兰、捷克转型正义如何处理党产 >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看波兰、捷克转型正义如何处理党产

发布时间:2020-06-17   浏览量:102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看波兰、捷克转型正义如何处理党产

(芋传媒编辑大甲人报导)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在经过将近三年时间努力下,对党产的历史脉络梳理有一定程度,但其他国家是否也有类似经验可供参考?《被共享的经济:不当党产在台湾快闪特展》25 日傍晚举行第二场座谈会「他山之石:原来波兰、捷克也处理不当党产!」邀请到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专任委员孙斌律师,政治大学政治学系叶浩副教授,以及东吴大学社会学系施富盛助理教授,分享他们认识到的欧洲国家面对不当党产问题,如何处理及遭遇到什幺困难。

主持人国家人权博物馆馆长陈俊宏说,转型正义是全球重要而複杂的议题,台湾部份促转会曾提到几个面向,包含追求历史真相,苛责相关责任,补偿被害者,而最重要的是:如何进行制度上的改革。台湾在过去的党国体制之下,从民主政治的角度来看,不仅影响政党政治的运行;政党不当党产的运用及处理,对政治制度也带来很大的影响。如何理解这个议题,一个很好的途径就是参考其他国家怎幺进行。在台湾比较多的讨论是聚焦于德国如何处理不当党产,但一些中东欧国家也有处理党产的案例,因此透过他山之石,理解不同国家的历史经验,也许能有助于我们当下面对的问题。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看波兰、捷克转型正义如何处理党产波兰转型历程

孙斌律师分享今年五月份去捷克和波兰考察的经验,波兰在二次世战之后就由共产党实施社会主义,1980 年波兰北方海港格但斯克发生罢工,罢工结束之后民众成立一个全国性的工会名为「团结工联」,波斯湾的共产党于是实施戒严,逮捕支持者,到 1988 年发生罢工,政府镇压无效,反被迫与团结工联做谈判协商。

其时代背景是教皇圣若望・保禄二世是波兰人,坚决反共,在他的号召之下,世界各国对共产党普遍持反对立场,对波兰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另一方面是苏联国力衰弱,对海外共产党军事武力上的支援也较薄弱。1989 年举行圆桌会议(Round table),共党同意释出部分众议院的席次让大家参与选举,参议院则是全部改选,选举之后共党遭受到严重挫败。经由选举的过程,波兰即顺利的从一党专制国家转变为民主的国家。历程和台湾类似,也就是透过选举渐渐转变国家体制。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看波兰、捷克转型正义如何处理党产

共党选输了之后,在 1990 年宣布解散,前共产党党员改组其他政党,但因依旧活跃在政坛上,清查政府机关人事等相关法案一直没办法通过,直到 1997 年,「除垢法」才通过,国家记忆研究院设立,任务包括接受现任在政府工作的人报告之前做的事情,是否曾与秘密警察合作陷害别人等等。也会透过检察官去追究其他侵害人权的行为,但是用一些比较轻的罪行去做起诉。1997-2006 年,右翼民族主义政党执政,制定新的除垢法,并开始对外宣传民族,对内巩固波兰民族向心力,设立华沙极权主义研究中心,宣传共党是如何统治,以及一些纳粹的问题。由此可以发现波兰似乎是在走回头路,一个民粹的,传统民族主义道路。

波兰党产问题:财产如何还给人民

波兰因为是共产社会,人民没有私有财产,财产和土地都交给国家,工厂等等都是国家或党用公设方式经营。在共党解体之后,没有人会主张东西是我的,不像台湾国民党会主张土地或资产是它的。所以波兰面临的是手上的钱要还给谁、如何还的问题。其间并没有一个很有效的方式,原因是波兰当时实施财产集中没有很彻底,在乡间拥有自己一小部份产业是被允许的,另有部分原因是「除垢法」在前期无法彻底实施,时间一久拖延就不了了之。

在共党解体过程中,会有一些共党党员把钱挪到自己私人口袋,但因当时太混乱,所以详细情况也没有去追查。他们面临的问题是是钱收到之后怎幺去做妥善运用,国家的钱如何返还给人民;而台湾面对的问题是如何证明政党拿到的钱是不义之财。这是因为制度使然,台湾不是共党国家,是私有财产制,故国民党很容易可以主张财产是他们的。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看波兰、捷克转型正义如何处理党产捷克布拉格天鹅绒革命

捷克和波兰反共产党统治的方式很类似,但时间短了非常多,波兰花了 10 年,捷克只花了 10 天。1989 年首都布拉格天鹅绒革命,顾名思义,是指没有经过大规模的暴力冲突就实现了政权更迭,如天鹅绒般平与柔滑。11 月 17 日国际学生日,出现游行,警察镇压无效,越来越多人上街,共党放弃一党专政,经过改选,公民论坛获得胜利,政权得以和平转移。对比波兰当时状况,那时「反共」是一个社会浪潮,共党没有太大的能量可以跟人民做对抗。但迟至 1992 年捷克共产党才在党代表大会宣布解散。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看波兰、捷克转型正义如何处理党产

捷克面对党产的问题也跟波兰差不多,只是捷克当时实施财产集中的状况比波兰明显,它比较有如何把财产还给人民的迫切问题,且捷克有另立专法处理。但和波兰一样,面临不知道该还给谁的处境,二战到 1989 年已差不多 50 年期间,要找到原物主是谁并没有那幺容易。而其国营和党营事业,当时的作法就是发消费卷,人民可以凭消费卷去认股,有的人对认股或经营公司没有兴趣,自然就有一些投资公司收购消费卷,再购买股份,成为国营事业的大股东。

转型正义多层次问题

转型正义有许多面向,在纳粹时期,犹太人被抢走的财产包括银器、土地、房子等等,被转卖或被后来的共党所继承,这些资产该怎幺归还也是问题,而且时间愈久愈难还。台湾也有类似状况,目前在处理的是国民党威权到民主自由这段期间党产问题,但汉人和原住民之间历时更久,该如何处理也更加困难,这也是未来在这块土地上我们需要共同去面对的议题。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看波兰、捷克转型正义如何处理党产

相关文章

党产会三週年活动週末登场 看强徵民田的十大僭设(2019/08/24)不当党产委员会三週年 馆长讚小英四大转型正义政绩(2019/08/24)国民党全球最执着党产 吴豪人:生财又豢养追随者(2019/08/24)国产变党产、公会堂变加油站 凌宗魁叹:美学遭受破坏(2019/08/2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