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业界论文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认识波兰与台湾转型正义历史发展 >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认识波兰与台湾转型正义历史发展

发布时间:2020-06-17   浏览量:332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认识波兰与台湾转型正义历史发展

(芋传媒编辑大甲人报导)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在经过将近三年时间努力下,对党产的历史脉络梳理有一定程度,但其他国家是否也有类似经验可供参考?《被共享的经济:不当党产在台湾快闪特展》25 日傍晚举行第二场座谈会「他山之石:原来波兰、捷克也处理不当党产!」邀请到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专任委员孙斌律师,政治大学政治学系叶浩副教授,以及东吴大学社会学系施富盛助理教授,分享他们认识到的欧洲国家面对不当党产问题,如何处理及遭遇到什幺困难。

各国转型正义受其历史发展甚鉅

在波兰有九年留学经验的施富盛助理教授说,根据波兰历史政治学 Adam Czarnota 教授对转型正义的定义是:「转型国家在政治冲突之后在法令制度上面必须建立一套清算过去的机制。」最重要的是关于过去(历史)的釐清。

转型正义在波兰、捷克、匈牙利、斯洛伐克这四国的议题非常繁杂,受到其国家历史发展因素的影响很大。譬如斯洛伐克在二战之后即有第一波的转型正义问题,即一些和纳粹合作的斯洛伐克人,或是在斯洛伐克成长的国人,譬如辛德勒就是斯洛伐克出身。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认识波兰与台湾转型正义历史发展

而匈牙利对共党的转型正义又更鬆垮,尤其是它现在整个国家能源被俄罗斯所控制,很依赖俄罗斯,即使在 1956 年时它是此四国中第一个对苏联集团发难的国家,有「布达佩斯之秋」之称。到后来他们妥协,虽然在 1956 年就想脱离共党政府,在 1989 年反而转向中国与俄罗斯靠拢,这是因为有他们自己的历史因素。

波兰转型正义

施富盛介绍,波兰从 1970 年代末期开始有公民社会的概念,公民社会指的是一个社会如何自我组织,牵涉到的是一个政权或政体与人民之间的关係。波兰的转型正义及除垢法就是从 1980 年代开始。波兰转型正义的定义如下:

    对过去的真相和历史,必须完整的调查,加以呈现。对从事政治迫害的人,必须在法律或道德层次上进行追究。为受害者伸张正义,被没收的财产必须归还;遭受人身自由损失的人及家属,必须予以赔偿。

施富盛说,由于转型正义最重要的是关于过去历史的釐清,而这点也会牵涉到未来历史政策如何拟定,民主与文化的历史记忆如何做一个重整;因为与过去的釐清是一件事,未来的历史记忆又是另一件事,而在这整个过程中,政治力量无时无刻都不会放弃介入。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认识波兰与台湾转型正义历史发展

在这种情形底下,波兰对转型正义是很保守的,因为其认定有现实上的难处。譬如很多人以前都是共产党,也是天主教徒,可能身兼一个好父亲,却去密报你的同事,犯一些小罪小恶,但整体来说可能是一个好人;所以一刀切要怎幺切,我们没办法把一个人切成两半说这是好的这是坏的,同样地没办法把一个社会某个时间点切,说只算这边的,不算之前的,必须整个一起来看,而这些複杂情况的处理方式都会牵涉到未来我们怎样重新定义我们自己。

除垢法(Lustration Law)

除垢法(Lustration Law)或净化法的争议在于什幺才是历史的真相。因为它是非常难介定的,比如最近香港反送中几波行动,大家开始讨论诠释权,什幺是真相,真假新闻与消息都在做角力,所以什幺是真相是非常难釐清的。我们必须随时注意我们认为的视听资料是否被误导,被当成信以为真的证据。

除垢法的特质在于「缩小範围、有限度的正义」,因为很难去切割一个人到底是好人或坏人,譬如若政府以交易的方式给我父母一些物资,让我告密同学收听西方电台,害他大学没办法念完,那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我的道义和法律上的责任到哪里?转型正义里要问的是「我们自己是什幺人」,这才是最重要的重点。在这种情况底下,正义必须是有限度的,不能无限制扩大,不能一有错就通通抓去关,同时造成社会的成本。

《伊达的抉择(Ida)》与《没有烟硝的爱情(Cold War)》

这几年有波兰导演 Pawel Pawlikowski 连续两部作品,背景是波兰复国以来被纳粹德国以及苏联二度瓜分之时。

《伊达的抉择(Ida)》是描述一个孤女在修道院长大,要成为正式修女之前返乡去见阿姨,发现自己原来是犹太人后裔,自己家人在二战期间被纳粹杀害,犹太人和基督教有历史恩怨,但是基督教却在战乱时分收容了逃过纳粹刀斧的伊达;反而是其他的波兰人在纳粹迫害时,跟着落井下石,巧夺家产,若不返乡,伊达不会明白,那个时代的罪恶与黑暗,不只是元兇纳粹而已。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认识波兰与台湾转型正义历史发展

转型正义要釐清的重点是「我们自己是谁」,我们的过去到底是什幺过去,有时我们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但其实可能同时也是加害者。

《没有烟硝的爱情(Cold War)》,剧情描述二战结束后,被苏联接管的波兰依然逃不出备战烟硝,嚮往自由的音乐家与满怀激情的美声女伶却一见锺情,电影中有大量的爵士音乐元素,浪漫细緻,优雅又具有时代感的魔力。

电影中出现的民俗歌舞团是很地方主义的,不像在台湾早期国民党会压抑地方的文化或特色,在波兰这种地方性的俗民文化,反而被共产党拿来与波兰自十四世纪以来强盛的贵族及社会精英阶级做抗衡,并宣扬共产党的伟大,能够把地方乡村照顾得这幺好,亦即拿俗民文化来攻击贵族文化。

这种民俗舞蹈团到现在都还有,从 1989 年之后在中东欧地区都还会举办嘉年华,邀请各国舞蹈团体表演,被视为保存文化和休闲抒情的概念。可见虽然在不同时代有不同使命,但舞蹈艺术一直都在;一个民族国家的主体不是政权或政策,而是人民与社会。在波兰长长一串政党族谱中,共产党只佔据了一小部分,不能代表整个波兰。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认识波兰与台湾转型正义历史发展财产权相关

施富盛介绍,波兰的山边,因水电载过去很难,其能源是林业,不同的聚落之间会出现共有林地,即公有财产,每个人可以合法的砍柴,共党来时立刻国有财产化,遭居民反对。波斯湾民风强悍,譬如他们会说「国家是国家,欧盟是欧盟,我们是我们」,这也就是地方社会的自我组织、自我认同、建立自我的方式在某些程度上与国家是脱钩的,更地方自治的。

所以应该思考的是「财产」到底是什幺,人民拥有土地,还是土地拥有人民?人们死了之后土地还在,三百年前祖先汉人,大部份都还没来到台湾,我们能说我们拥有土地吗?

下图左边这栋建筑物,原为犹太人所有。纳粹时期残害过非常多的犹太人,其后代子孙移居北美,共党取得政权后将财产拿来充公,分给来到克拉克夫工作的工人居住,后来要归还,但找不到原所有权人,这房子就只好一直放着任其破败。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认识波兰与台湾转型正义历史发展台湾複合式转型困境

叶浩副教授说,相对于以上讨论的国家,台湾的处境不一样,这些转型正义的国家解散了政党,但台湾的威权政党还存在。

转型正义出现的时间点有三:一是归还殖民地之后,也就是后殖民时期; 二是内战结束之后,也就是后冲突时期;三是民主化,后共党时期。台湾这三个问题都存在,还另加上国家认同这个问题,可见台湾是世上最特殊的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