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T馨生活 >出门买一磅奶油,我还顺便买了一座教堂:纽西兰皇后镇「梦幻教堂 >

出门买一磅奶油,我还顺便买了一座教堂:纽西兰皇后镇「梦幻教堂

发布时间:2020-06-19 浏览量:662人次

一趟南半球的纽西兰之行,见到78岁瘦小的黛薇拉(Da Vella Gore),令我感动不已。因为她把母性的本能发挥极致,不只病危失婚之后,立志给单亲儿子打造坚实高雅的家;她的艺术家美感品味不俗,巧手成就的家园,几乎都走在时代尖端,集宗教、旅游、婚宴餐饮、文创的稳健厚利事业;一路相依相伴的儿子,可以享受和母亲胼手胝足之后,一个倒吃甘蔗的精緻事业,而且世代受益,成为典範。

庄园主人 盛情款待

为了这起「真人真事」,我利用农曆春节,走访了纽西兰皇后镇禾斯湖畔,亲见黛薇拉女士与儿子伟恩.高尔(Wayne Gore),也在他们打造的庄园里享用烤乳猪及燻鲑鱼。餐饮与他们打造命运一样用心,果然,口颊生芳,外加园区自种自产自酿的红白酒,余韵更深,使整个行程,视觉多彩,心灵更丰盈。

传记书中清秀勇敢的伟恩,年近半百,有着秃顶与福态外表,蓝色波罗衫配卡其短裤,自在干练,当天就在餐厅打理我们的餐饮,同时在餐前,亲自款待了我们品尝两款红白酒。自酿自用的白葡萄酒,在冰镇过后,非常饱满清爽,泛着浓郁的甘醇果香,余味丰饶,回甘留香程度,令饕客讚歎。我忍不住在拥挤的行李中,多藏了一瓶白酒入关,作为见证黛薇拉「有志者事竟成」的丰收印记,意义不凡。

一身白套头、同色系背心,灰白短髮,满脸和蔼笑容的黛薇拉,一听到是台湾来的访客,兴奋不已,亲自主动到餐厅来打招呼,并频请我们用完午餐,去参观她的接待所与迷你小教堂。她亲自弹奏教堂里的管风琴、亲自导览。灰黑色石砌英式建筑,掺杂着天主教堂移植过去的彩绘玻璃、门坛、祭台、旧楼梯……,矗立在满园的鲜花绿树之中,美不胜收,井然有序的葡萄矮藤,悬挂着珍珠般大的纍纍翠绿果实,临风迎宾,煞是诱人。

走过癌症摧残与惊吓,听到上海某美术馆主人,也因癌症赴美就诊,正与病魔搏斗中,黛薇拉二话不说,以自己抗癌重生的经验,对着手机录音。她轻声细语,说了十几分钟鼓励的话语,要我们转传给远方的病友,作为集气励志,她真挚善良,吐露出的字字句句,非常动听,感人肺腑至深。

「相信自己的意志力!」、「不冒险,就没有收穫。」这是黛薇拉大半生的座右铭,简单实在,迄今不悔。

癌末失婚 人生谷底

故事从36年前的「一磅奶油」说起。

原来她住纽西兰北岛中部,下嫁养羊农夫,平日先生周旋于剪羊毛、接生小羊、截羊尾巴的工作,膝下育有一男孩,日子简单平实。但当她被诊断出胰脏癌,体重降到40公斤以下,医师更预言她已届癌末,只有3个月的存活期。晴天霹雳的消息,不但健康崩溃,感情的打击更大。原来看似幸福的家,传出丈夫移情别恋,要求离婚再娶。尤其,又因她的重病,被判定无力照顾唯一儿子,小男孩被强迫带到丈夫另娶的新家生活。恶疾缠身,又孤独无依,情绪早已荡到谷底。

也许老天爷怜悯她的可怜处境,不但让她度过3个月的存活期,并逐步好转。儿子又因与后母相处不来,屡添麻烦,被前夫丢还给她。有了儿子回来陪伴,让她找回生活重心,也强化了她的求生意志,她祈祷上帝,让她可以为儿子存活下来。上帝似乎听到她的祷告,健康从谷底翻身,逐渐好转,原来一无所长的家庭主妇,逐渐试着用她曾经修习过的艺术概念,重拾画笔,希望以「专职的专业画家」卖画养家。

初期,没什幺人想买她的作品,送画给周遭朋友的数量,远比卖画多出许多。不过,「以艺术会友」,分享艺术写生,一直为她累积出好人缘。如今画了30多年,也指导过不少来园学画的创作同好,早已桃李满天下;目前,在境内外展览邀约不断,完全走出「艺术专业」与「艺术兴趣」之路。一步一脚印,没有侥倖。

1980年8月间,是命运另一个转折点。她到荷提镇友人卡诺琳家借住,女主人为她製作早餐时,发觉冰箱奶油用完,她乃自告奋勇,外出要帮卡诺琳去买一磅奶油。然而,这趟外出,不只买回一磅奶油,外加一座待拆教堂的设备。因为路途中,她撞见一座石头建的教堂,正面临铁鎚敲打,準备卸下彩色镶嵌玻璃窗、卡栗木大门、圣坛上的核桃木护栏。

「拆毁那样富历史感与圣灵的圣玛莉教堂,简直与亵渎神明一样粗暴。」直觉这样提醒她。「如果可以用这座天主教堂粗犷扎实的大梁和柱子,重新建成一座拱形建筑物,一定非常壮丽优雅」,黛薇拉脑海中,马上出现一幅建筑蓝图。剎那间,物质条件几乎一无所有的她,不知哪里偷来的勇气,不但叫住并阻挡工作中的工人,不让他们继续拆除,并开口询问拆教堂的决策负责人。她一问出是米德顿神父,立即打听出神父住家,及时冲到神父家,亲口告诉神父,她不忍心看到曾经美丽的教堂被毁掉,希望买下整座教堂的大小设备。

出门买一磅奶油,我还顺便买了一座教堂:纽西兰皇后镇「梦幻教堂

「那栋建筑,少说也有120年的历史,这百年来跪在圣台前多少教友,诉说多少故事?」她直截了当告诉神父,允许她买下卸除神务的教堂,因为她要用镶嵌玻璃等旧建材,在乡间盖成美轮美奂的典雅住家。应门的爱尔兰腔神父正在和9位传教士用午餐,也一併邀她入屋。当她说明「要买教堂」时,立即引来全部神职人员的讪笑。大家不相信,眼前出现自称是艺术家的瘦小女人,有能力买教堂、盖住家。但她当机立断,无视银行已超支的财务状况,立即以支票下订。

「一磅奶油外,我还买了一座教堂!」此举,吓坏了她自己,也弄傻了她的寄宿主人卡诺琳。命运从此出现转折。

买教堂的钱,从哪里来的基本问题之外,教堂距离她心里盘算建地的距离达六百公里远,光是搬运都是棘手大问题。「船到桥头自然直」,她强迫自己相信这样的俚语与信仰。从此,她一方面努力作画,希望多办画展,卖画赚钱来支付买教堂设备的费用。一面抽出时间,利用挂在车子后面的拖车,母子俩共同充当搬运工人,自己搬运;同时,透过关係,借用草仓,存放镶嵌玻璃、大理石板、雕花拱门、木製长椅,以及百余年历史卸用的建材宝贝。

虽然波折很多,跌跌撞撞,后来说服地主,很幸运地以低价买到她心仪的湖边土地。而她盘算再三筹钱的方式,是卖掉汽车、旅用箱型车厢、高尔夫球具、钢琴、吸尘器及儿子的脚踏车、手錶等等,最后还有向银行贷款。母子连心,很自不量力,却也感动天地与银行行员。

后来,又辗转听到温顿镇(Winton)上一座英国国教教堂也要拆除,眼明手快的她,又买到该教堂里的雕花长椅、绚丽的卡栗木雕刻横梁,还有用不完的砖块。

当年一知半解的伟恩,始终告诉同学,他和妈妈正努力合作盖房子,该房子一旦完成,将是个「歇斯底里」(hystercial)的地方,更是具有历史价值(historic)的地方。果然,房子从伟恩9岁一路克服挣扎,直到他19岁才顺利落成,让美梦成真。然而,漫长的奋斗过程,不但让伟恩磨练得坚强与粗壮,母子感情更亲密,不离不弃,相依相挺。果然,「给失婚单亲的儿子一个家」,从虚幻信念到落成为实完成,母子俩格外珍惜,周遭亲朋也从半信半疑到惊讶见证黛薇拉神蹟般的意志力。

如今,「梦幻教堂屋」成为皇后镇的观光标的,吸引纽西兰各地及全世界游客。她还在自己的教堂屋旁盖了一所真正的教堂以及相容又具特色更宽敞屋宇,不但是她与儿子的独立住所、画作展示空间、宾客接待所、品酒婚宴餐厅,也可以让游客在那里叙旧、结婚及度蜜月。每年葡萄成熟时,自己精心酿製的红白佳酿飘香,旧雨新知、近悦远来,饕客始终络绎不绝。

梦幻教堂 热门景点

「这是漫长的旅程,既然已达成目标,我也开始了解到,充满希望的旅程,比抵达终点更有意义。带给我最多的成就感,是旅程,而不是终点。回首来时路,我自己感触良多,好几次,因为理想的实现,欣喜若狂。」

「这趟旅程并未结束,彷彿才刚开始,因为,我梦想中,该有个岩石花园匍匐延伸到比邻的那亩地上。踏脚石铺到荷花池边,在旧废墟中开闢出一块中古式的香草花园……。」

「上帝把房子给了我,我要把它还回去。我的理想不仅仅是我们住在这里,我要让别人也有机会分享。」黛薇拉回顾前尘往事,沧桑万种,点滴在心头。

一个期待家庭温暖的9岁男孩,两座卸除教堂设备,372辆拖车的石头、一把借来的铲子,还有无数吨信心……,「受祝福之屋」(This Blessed House)真的诞生。

尤其黛薇拉乐于书写。1989年英文版的《受祝福之屋》出版;2004年中文翻译的《我买了一座教堂》在旅居纽西兰作家许碧惠笔下付梓。中英文出击,南北大半地球的读者深受启发,慕名参观的访客不断,尤其许多华文读者,更在中文传记出版后,揪团朝圣。

听到我们千里迢迢从台湾来访,黛薇拉与伟恩都喜出望外,展现最热切的接待礼节,尤其黛薇拉心繫中文读者,更希望有朝一日,跨洋分享她的艺术创作。

「到台北办个画展或签书会?」现年已78岁的黛薇拉兴致勃勃。

「倘若要去台北,哪一个季节最适合?」成堆的行前好奇外,为我在中英文版两本书上慎重签名,又小心翼翼留下联络电话与网址,衷心期待台北相见。

「给孩子一个家」、「用祷告面对生命的脆弱」,屋内挂着的英文格言饰板,也许这就是黛薇拉的力量泉源。一位失婚癌末女性,这是多幺抽象又真实的目标,是多幺卑微又伟大的信念,除了敬佩,我哑口无言。这份意志力,化为建筑、景观,更昇华为精神标竿,几乎可与日月争辉,完全留住母性的骄傲与讚歎!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